• <source id="znw2y"></source>
      <rp id="znw2y"></rp>
      <rp id="znw2y"></rp>
      1. 當前位置:文化中國>

        上萬尊造像悉數收入畫卷 他在紙上“復刻”大足石刻

        發布時間: 2021-04-08 09:18:34 | 來源: 重慶晚報 | 作者: | 責任編輯: 秦金月

        50米長卷上萬尊造像

        他紙上“復刻”大足石刻

    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    50米長的畫卷,光是匆匆掠過,從頭看到尾,就要花費10多分鐘,看得更為細致的話,半小時也欣賞不完,這是創作者陳鵬程用了5年多時間來創作的作品。千手觀音、臥佛……上萬尊造像,或坐或站,或臥或笑,神態逼真,無一雷同,濃郁而鮮活。隨著畫卷徐徐展開,觀眾猶如身臨其境一般欣賞到石窟藝術。

        “大足石刻以寶頂山、北山、南山、石門山、石篆山‘五山’為代表,是世界文化遺產。我的這幅50米長卷就是以寶頂山石窟為創作藍本,將寶頂山大佛灣所有造像全部畫了進去。”昨日,接受記者采訪時,陳鵬程說,他想通過自己的創作,讓更多人了解這一世界級的文化遺產,表達自己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自信與自豪。

        11歲靠畫畫賺到“巨款”

        陳鵬程今年55歲,家住大足龍水。留著一頭長發的他,看起來就像搞藝術的。

        “可不敢說自己是藝術家,一半是自學,一半是拜師學藝來的。”他告訴記者,自己出身農村。很小的時候,就喜歡畫畫。以前條件不好,沒有繪畫的工具,他就用瓦片或者鍋底灰來進行作畫。8歲的時候,自己畫了一幅父親的肖像,因為神態逼真,在村里一舉成名。

        在他11歲的時候,就有人登門找他作畫了。“我記得是畫菩薩,每一幅要畫1米多長,畫了一個寒假,一共畫了24張。”陳鵬程說,那次作畫讓自己患上了凍瘡,直到現在,每年冬天還會復發。不過,也讓自己掙到了人生中的第一筆巨款,“一共185元的勞動報酬,相當于父母賣兩頭大肥豬的價錢呢。”

        第一次靠作畫賺到了不菲的報酬,也堅定了他繼續作畫的決心。

        隨著自己年歲漸長,陳鵬程覺得,自己雖然有愛好和天賦,但在理論和技法方面,還是有很多不足,于是開始了拜師學藝之路。

        陳鵬程告訴記者,這些年來,他前前后后拜過3位老師。老師們給他的幫助都很大,他現在會的國畫、油畫、剪紙以及對繪畫的審美等,都來自老師們。其中,有一位畢業于國立杭州藝術專科學校(中國美術學院前身)的袁輝老師。“我記得,那是我19歲的時候,剛好成家,日子艱苦得很。為了學畫畫,我專門請他來我家里住了一個月,白天我們各自去干活做事,晚上,我就向他討教學習。”談及以往的學藝過程,陳鵬程現在還饒有興致,“那個時候每天晚上6點吃飯,一直要吃到深夜,幾個小時的時間里,袁輝老師滔滔不絕,教我國畫的理論和技法,這也是我國畫的啟蒙。”

        作品被多家博物館收藏

        年輕時,為了養家,陳鵬程做過許多事。但他說,即便是條件非常艱苦的情形之下,自己也沒放棄過畫畫。有時,甚至用賺到的錢來貼補畫畫。

        陳鵬程所在的大足,有享譽全世界的大足石刻,他聽著“上朝峨眉,下朝寶頂”的民諺長大。小時候只會看石窟造像的精美,長大了,才真正理解這句話的意思。對寶頂山密集的石窟造像十分尊崇,所以,他一直想著用自己的創作,讓更多人能夠了解到石窟藝術的精美和震撼。

        此前,他曾創作過10米長的《大足石刻十米畫卷》,這幅作品已被大足石刻藝術博物館收藏。為了對寶頂山的石窟造像有更深刻的認識,創作前,他多次去寫生。為了看另一個視覺的石窟,他還去到對面山上,天雨路滑,拉著桑樹枝的他,從高處跌落,差點遇到生命危險。“不經一番寒徹骨,哪得梅花撲鼻香,這些都是創作路上的小插曲。”談起這些,他云淡風輕。另一幅作品《長江三峽圖卷》,則被重慶博物館(重慶中國三峽博物館)收藏。

        2016年初,他決定再次挑戰自我,以寶頂山大佛灣為藍本,進行50米長卷的創作。

        “之前創作的《大足石刻寶頂山畫卷》,是寶頂山大佛灣的外景。這一次,我想更為詳細地把這些石窟造像呈現出來。”陳鵬程進一步解釋稱,隨著年齡增大,自己的畫技越來越成熟,閱歷也越來越豐富。而子女也長大成人,不用他操心,更有精力和時間來進行創作。

        為了以畫養畫,平時,他會接一些手繪、畫畫方面的業務,賺取一定的報酬。除了家庭開銷,就把剩下來的錢用到創作長卷上。

        上萬尊造像悉數收入畫卷

        早前,50米長卷已進入到收尾階段,但陳鵬程仍然非常忙碌。為此,他每天早上6點就起床,然后去到大足美術館的畫室創作。晚上九、十點鐘再回家,每天要花費15個小時以上的時間在長卷上。

        “人都瘦了一大圈,本來就瘦,現在估計只有90多斤了。”妻子李中瑛心疼地說道。

        收尾階段如此,可以想象,創作前期以及中途,更是不容易。

        他介紹,畫卷以大足石刻最為著名的寶頂山石窟群為題材,共三個部分,均通過故事化手法再現。第一部分是行孝出家,講述的是大足寶頂石刻創刻者趙智鳳為了多病的父母5歲出家修行的故事;第二部分是彌牟求法,講述的是趙智鳳研修柳本真佛法;第三部分是寶頂成佛,也是最核心部分,講述的是趙智鳳回到家鄉大足后打造石窟,最后呈現石窟全貌。目前,三部分創作已經完成。

        記者從畫卷中看到,寶頂成佛部分,既有富麗壯觀的千手觀音,也有安詳而臥的臥佛……數不清的造像,大到神態、舉止,小到衣襟、配飾等,都格外逼真。

        點擊進入下一頁

        “50米長,要展現上萬尊造像,要考慮比例的問題,還要盡可能不出錯,一旦畫錯便不好重來。我都是先畫一個小稿,覺得滿意之后再定稿創作。”陳鵬程說,千手觀音是寶頂山石窟重要作品之一,廣達88平方米的巖壁上,位于正中的觀音菩薩伸出千手千眼,非常富麗壯觀。而自己創作時,為了復刻下“千手千眼”,曾一度畫得頭暈目眩。

        此外,如何表現大佛灣圓覺洞和毗盧道場兩處洞窟,也讓他思考許久。“用了19天時間來思考,每晚想著都無法入睡。”陳鵬程說,如果按部就班、簡單復刻,畫面中只能出現洞門的樣子,而洞窟內部的精美石刻就無法表現了。怎么辦?最后,他破除框架,大膽地把“洞門”打開,全方位地將洞窟內的石刻展現出來。

        聲音

        “將為其辦個展,邀專家進行評估”

        大足區美術館工作人員歐陽陽光,從事國畫繪畫多年。他告訴記者,首先,自己對陳鵬程很是佩服,“每次看到陳老師,他都在作畫,有時甚至晚上還沒離開。他把創作的想法付諸行動,并堅持了這么多年,十分可敬。”其次,從體量來看,50米長卷,與平時作畫的尺寸相比,放大了不少,作畫的難度特別高。第三,題材上,雖然也有創作者以大足石刻為題材,但陳鵬程以趙智鳳的生平為敘事線索,用現實主義的手法再現了寶頂山石窟全貌,不僅有自己的創作思路和想法,藝術表現力上也更完整。“最后,從觀感來說,長卷的完成度很高,長卷牽涉到很多造像、風景,操作得不好,容易顯得雜亂。然而,陳鵬程的這幅作品連貫,整體性非常強,用筆、用墨拿捏精準,極具中國畫的韻味以及藝術表現力。”

        大足區美術館館長王建平介紹,大足區美術館成立了一個專家工作室,用以支持藝術家們進行創作,陳鵬程就是特聘專家之一。為了讓陳鵬程安心作畫,他們不僅為其提供了工作室、工具等,每年還會給予一定的創作經費。陳鵬程創作刻苦,其精神值得所有創作者學習。畫卷的規模也比較震撼,為了精益求精,他們還邀請來不少專家提建議,對畫卷進行提升。

        王建平還表示,為了支持和鼓勵創作,預計5月份,大足區美術館將會舉辦陳鵬程個展。除了長卷,還會展出陳鵬程其他作品。屆時,也會邀請專家對長卷進行進一步的交流和評估。

        記者 朱婷 實習生 楊璐嘉 受訪者供圖
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xxxxx日本59,国模吧高清大胆女模摄影艺术,国产综合亚洲区,欧美肥胖老妇做爰视频 网站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