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<source id="znw2y"></source>
      <rp id="znw2y"></rp>
      <rp id="znw2y"></rp>
      1. 當前位置:文化中國>

        沉郁而美好,她們彰顯著話劇舞臺的“女性力量”

        發布時間: 2021-03-16 09:19:53 | 來源: 文匯報 | 作者: | 責任編輯: 秦金月

        梅婷與波蘭名導克里斯蒂安·陸帕合作話劇《狂人日記》。倪妮加盟賴聲川戲劇《幺幺洞捌》。江珊出演話劇《德齡與慈禧》。制圖:李潔

        一批實力派女星近年來紛紛回歸戲劇表演,她們憑借豐富的演藝經驗,在話劇這個舞臺上大放光彩。三月中下旬,由江珊領銜的話劇《德齡與慈禧》再度亮相上海,好口碑與高票房雙雙刷屏。而緊接其后的話劇《狂人日記》上海首演陣容中,梅婷的名字赫然在目,與波蘭名導克里斯蒂安·陸帕的合作,讓她在舞臺上爆發出了銀幕之外的強大能量。

        江珊、梅婷、郝蕾、吳越、倪妮、譚卓……細數近年的明星話劇班底,實力派女演員的身影頻頻出現,凝聚成別樣嫵媚溫柔卻穩健沉靜的“她勢力”。她們為何對話劇舞臺情有獨鐘?或許正如江珊所言,舞臺,對于好演員是永遠的誘惑,時刻魂牽夢繞;又或許符合青年演員倪妮的期待,渴望在舞臺上充分磨礪、積蓄能量。

        她們,在不同的生命階段遇見最合適的角色

        近年來,國內話劇舞臺上陸續涌現的女性題材佳作,與實力派女演員的成長形成精彩互文。《如夢之夢》中的“顧香蘭”半生飄零卻心有猛虎;《曾經如是》里的“雪蓮”在不斷失去中不斷堅韌重生;《被嫌棄的松子的一生》刻畫了一個一生追愛卻得不到愛的癡頑女孩;而《幺幺洞捌》撥響了兩個不同時代女性的對話:一個在戰爭歲月里冒死潛伏,一個是在和平時期用筆呼喚“英雄回來”……這些作品所傳遞的女性情感與命運,她們的獨立意識與精神成長,有些不失為豐滿的“大女主”刻畫,讓演員與角色成就彼此。

        用梅婷的話來說:“每一個演員都需要一個陸帕。”2014年,波蘭國寶級戲劇導演陸帕作品《假面·瑪麗蓮》到中國演出時,梅婷被女主演桑德拉·科曾尼克深深折服,自此就一直期待能與陸帕合作。七年之后的《狂人日記》終于讓她站上了陸帕的舞臺。這并不是梅婷首次出演話劇,早前她就主演過《我愛桃花》《天堂隔壁是瘋人院》等多部作品,與陳明昊等人合作的《第二次別離》更是場場爆滿。“但這七年的等待特別值得,我重新找到了人物創造的支點。”梅婷說。

        “舞臺上的劇本、燈光、舞美、音樂……都已經為成就演員準備好了,就看演員能不能讓自己發光。”日前,在話劇《如夢之夢》新一輪演出中,吳越接棒出演顧香蘭。顧香蘭是帶刺的“上海玫瑰”,吳越是靈動的上海女孩。顧香蘭因緣際會受到了繪畫的影響,而吳越也傾心藝術,愛逛畫展,不得不說是一種奇妙的緣分。“女人的一生一定要畢業一次,起碼要有一個通道能實現自己的價值。我是很幸運的,我的工作、生活和夢想都在一個池子里。”吳越說。或許很少有人知道,吳越畢業那年就曾接演孟京輝導演的話劇《戀愛的犀牛》,成為了舞臺上的第一個“明明”。“每個女孩身上都有一個明明,都有一個顧香蘭,她們會在人生不同的階段出現。”吳越感慨,“在合適的年紀遇見合適的角色,太重要了。”

        演員和舞臺,有時是一種雙向奔赴,一種互相成全。“人生是不是就這樣?早上和面,晚上洗鍋。人生的苦到底有多久?一天、一個月、一輩子?如果人生就是一場無法滿足的苦,那為的是什么?為什么我承受了這么多,還是無法得到寧靜?”這是《曾經如是》第四幕一段重要的臺詞,郝蕾因為這個劇本重回話劇舞臺。她飾演的雪蓮做著一碗碗拉面,從家鄉凈土到異國城市,在漫長的生命旅程中,不斷目睹親人朋友的走進與離開,歷經生死考驗尋找生命的答案。“演員是什么?演員是我看到這個世界,這個世界就存在。”郝蕾說,到了現在這個人生階段,終于出現了一個劇本能夠替她解答很多人生的困惑,幫助她更深入地了解世界。“這些年聽到有網友為我鳴不平,類似‘郝蕾被邊緣化、只能去演一個配角’什么的,感覺像為我伸冤一樣。其實,行業要發展需要市場去推動,演員不可能一輩子都演主角。”郝蕾是如此泰然,“為了美好而不真實,我不認可這樣的‘正義’。”

        她們,是舞臺上一滴滴折射太陽光的水

        扮演過慈禧太后的女演員有很多,但過于臉譜化的“慈禧”,一定是不受歡迎的。“歷史上的慈禧太后到底是如何狀態的,沒人確切知道。但她能走上權力的巔峰,一定有她背后強悍的邏輯。”接下話劇《德齡與慈禧》,是江珊向自己的演技發起挑戰。

        “我看了很多資料后發現,慈禧帶著宮女、太監逛頤和園,沒有一個人走得比她快。她執政47年,死的當天還在召集大臣,腦子一秒都沒有停過。”每次演出前,江珊都堅持不進食,“我就是把這種情緒傳遞給觀眾。演舞臺劇,觀眾注意力全在演員身上。我們的反應、停頓何時合適,必須與觀眾在同一個呼吸頻率。”

        舞臺對演員來說,何嘗不是一次不能“NG”的考驗、一個跟拍數小時的長鏡頭,“得”與“失”之間沒有妥協的地帶。作為影視演員,回歸話劇舞臺,意味著要把所有時間扔進舞臺和排練場,放下瑣碎的雜念,進入不同的狀態。

        前不久熱播的電視劇《流金歲月》和同期上映的電影《拆彈專家2》,讓觀眾驚訝于倪妮巨大的進步。十年前,以“謀女郎”身份出道的她,在光環之下卻并不多產,圍繞她也漸漸出現缺少代表作的質疑。從沉寂到再度爆發的過程中,她放下了紅毯和各種通告,走上了話劇舞臺。原創諜戰題材《幺幺洞捌》為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而生,日前進入二輪巡演。舞臺上,倪妮要同時飾演兩個不同年代、不同身份的女性,不僅臺詞密集還要挑戰外語關,這對第一次演話劇的她來說充滿難度。但話劇舞臺上的倪妮是一個好學生,每天最早到排練廳,晚上還額外給自己加訓練課。她真誠地說:“我就是把自己當作一張白紙,聲音、臺詞、氣息、角色理解,從頭學起。”

        “一個演員要扮演的,不可能永遠都是明星。”現在的倪妮越來越喜歡缺點帶來的不完美。兩輪《幺幺洞捌》演出,她的演技肉眼可見地成熟,她卻說自己不敢妄論有什么“深刻的見解”或者得到了“表演的真諦”,在舞臺上時刻保持對劇本的尊重。對表演的敬畏是需要緊張感的,這種壓力將伴隨著她今后的舞臺演出。

        “舞臺上容易產生不滿足,我們(演員)覺得情緒很滿,但觀眾覺得還不夠。”舞臺表演比影視更難的地方就在于要把情緒準確、有力地從舞臺傳遞到觀眾席上,這更需要在細微之處見功力。“一滴水要能反映太陽的光。我們是一滴水,要讓觀眾看到光。在表演里面,我們有一個認定的道理——最小的東西才是了不得的東西。”這是吳越的感悟。(記者童薇菁)

        分享到:
        xxxxx日本59,国模吧高清大胆女模摄影艺术,国产综合亚洲区,欧美肥胖老妇做爰视频 网站地图